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图文精华

新来同学

wenlan

banjia

zunjing

fenligen

kongqi

xinwei

aozuo

guoqu

piaoliu

gongping

EUe9sBC1k

oaig389nnagio

oangi352ajuha

w4mFNkM7

一书

第一百二十九章 让玄翦去

第一百二十九章 让玄翦去
卧房内,红莲握着筷子,垂着脑袋小口小口的往嘴里扒着饭,不过眼睛却在朝上翻,看着和她做成三角之势的古寻,惊鲵二人。
“你吃个饭头压那么低干什么,锻炼腰部力量吗?坐直!”
古寻看着往日总是威风凛凛,盛气凌人的红莲此时怯生生的好似受气的小媳妇,很艰难的忍住了笑意,极力维持住正常的脸色,开口劝道。
红莲轻声用鼻音哼了一下,有些不高兴的意思,但还是听话的稍微坐直了一些。
惊鲵在一旁快速的吃着饭,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实在不理解她为什么那么紧张?
我对她的态度不错啊!
而且记得古寻说她性子挺开朗的啊?
古寻怕红莲觉得尴尬,没话找话的跟她聊着:
“我说红莲啊,你没事还是不要偷着跑出宫,没有禁军保护很容易出事,而且你父王知道了要找你,又会闹得鸡飞狗跳。”
红莲一听古寻这么说,得了牛皮癣要注意哪些问题立刻不乐意了,小嘴一撅,不满道:
“你当我愿意偷跑,还不是父王的错,谁让他惹我生气的……”
“怎么,他又沉迷女色,不管你了?”
“啊……那倒不是。”红莲愣一下,然后否定了古寻的猜测,边往嘴里扒了口饭边解释道:“明珠那个狐狸精不知怎么回事突然身体不舒服,太医说要静养一段时间,胡美人又恰好感染了风寒,所以父王最近都是在自己寝宫过夜的。”
“那你有什么好气的?”古寻不理解了,王宫里除了这俩女人能让红莲无能狂怒以外,还有别人能吗?韩王安肯定不会去招惹自己这个最疼爱的小女儿的。
“是因为我哥哥啦……”红莲叹了口气,有些烦躁的回答道。
古寻愣了一下,才想到是谁。
红莲有很多哥哥,但她唯一关心在意的只有九公子韩非。
“你是说韩非,他不是在齐国吗?离这么远还能惹到你?”
“他年前就传讯说要回来,结果都过去几个月了还没到,父王派了几批人马去接他,也都没找到人。”
“后来父王就不派人了,可我担心哥哥他有事,就去找父王让他继续派人找,但是父王却说哥哥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再派人也是浪费人手……”
古寻恍然,原来是为了这事,看来离韩非回国的时间不远了。
不过话说回来,韩王安夜没猜错啊,韩非确实是自己跑偏不让人找到的,加派人手也确实是浪费。
“那你觉得韩非会出事吗?”
红莲又撅了下嘴,嗫嚅道:
“他一向狡猾,应该不会出事,但是……总是让人很担心啊。”
古寻只好安慰一下有些低沉的小姑娘:
“放心吧,他不会出事的,估计过不了多脓疱型牛皮癣的几种类型久你就能见到他了。”
“嗯。”红莲强打起精神,笑着应了一下。
此时,已经走在韩国境内的韩非连打了几个喷嚏,心中不由奇怪道:是之前掉进河里有些伤寒,还是有谁在念叨我?
他比原计划的行程要提前不少时间抵达了韩国,因为最近他总觉得有不怀好意的目光在盯着自己,但是用了各种办法试探都没有得到结果,于是不自觉地加快了行程。
跟着韩非逛了几个月野地的东君:……如果可以我一定杀了你!
-----------为什么牛皮癣治不好--------------------------
经过几日时间的发酵,王宫夜战的消息开始被各大势力的探子传给了自家的上峰,罗网,铁血盟,诸子百家,各国官方等等。
当然,传递的情报毕竟不够全面,夜幕又对当晚的是竭力进行了封锁,所以大多数势力得到的情报就是,身上出现牛皮癣要怎么样护理新郑出现了一名来历不明的神秘强者,单人独剑解决了上千韩国禁军,疑似擅长火系术法,可能和道家或阴阳家有关。
对此,他们只是默默记下了古寻这个人,并且安排人去尽可能的查查他的底细,毕竟……他们之间没有直接的关联,江湖上能以一敌千的高手也不是没有,不需要过分去关注。
只有两家例外,铁血盟和罗网。
前者不必说,至于后者,则是因为联想到了淮北的事。
神秘消失了一个高手,又神秘出现了一个高手,世界上又如此巧合之事?
秦国太原郡,正在带人渗透赵国的掩日收到了下面传来的关于古寻的讯息。
“一边消失,一边出现,真气疑似炽烈如火,呵呵,这种患者在冬季要做好保暖事还要通知我吗?直接派人去查明就好。”
过了几个月,成功又换人的――这次上一任是死在赵国大将军李牧麾下的高手手中――新任乾杀跪在掩日身前,回禀道:
“情报人员称其中有严重的疑点,故才传急讯给大人您,希望得到指示。”
“说。”掩日面具下的声音依旧嘶哑难辨。
“根据查到的情报,名叫古寻的神秘高手出现在新郑城的具体时间,是在淮北失利之后仅几个时辰内,从时间上了来看,二者不可能是同一人雅安牛皮癣专治医院哪个好,他们怕贸然行动,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罗网只是霸道,不是平头哥,逮着谁咬谁,古寻如果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岂不是莫名又招惹一个高手,这种事他们这些做小弟的肯定不敢顶缸,得找大佬背锅。
“有意思……”掩日听了乾杀三代目(本书中)的解释,呢喃了一句。
理论上这事足以证明古寻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但是越是证据确凿不是他,掩日就越是怀疑他。
“玄翦在哪?”
“回大人,玄翦大人的位置现在没法确定,只能大概知道在东郡一带。”
掩日面具下的眉头皱了一下,闷声道:“尽快找到他,让他去韩国,亲自确认目标。”
罗网不需要去猜测对方耍了什么把戏才能做到让自己几个时辰内就跨越了几百里的路途,只要确认古寻是否是目标就好。
乾杀领命离开后,掩日一个人站在空地中思考着玄翦的问题。
自他从上次的重伤中恢复过来以后,原本就疯疯癫癫的玄翦似乎更疯了,杀性日渐严重,罗网负责联络监视他的人几乎无一例外,全部死在他手里,搞得连他的位置都不好确定了。
对此,掩日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觉得掩日不能再留了,不然迟早反噬罗网,正好,可以借这任务来清理掉他。
标签: 暂无标签
Ssqj3b84

写了 173 篇文章,拥有财富 366,被 0 人关注

http://www.lanhaichuanqi.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

返回顶部